想辜

彈丸論破→日狛 あんスタ→宗みか
http://ninoku197.weebly.com/
https://www.plurk.com/SIITAKE

[宗みか]晚安吻

宗咪卡晚上不做色色的事情都在幹些什麼啦QQ(問你啊


  該睡覺了喔,晚安,祝你有個甜美的夢。似乎有聽過這樣的臺詞,是電視裡面的人曾說過吧?みか想著,他的記憶裡還沒出現適合說這句話的人。隔壁床的人已經睡著了吧。「晚安,不是個好夢也沒關係喔,睡吧。」他只好動了動嘴唇,當作是月亮的話吧,晚安。


  みか的床上放滿了布偶,還偷藏了幾個糖罐,儘管宗斥責過他在床上放食物的壞習慣,但是みか答應他不會在床上吃東西,宗也就不再說話,他知道みか只是希望自己喜歡的東西在睡眠中也能陪著他。布偶、玻璃罐、宗用剩的碎布,只有一人的加大單人床上顯得有些壅擠。...

重發
宗咪卡車
然而其實他們並沒有真的做什麼

連結這邊走

就是一篇想欺負阿宗的宗みか!
而且居然還會有下篇 不可思議ba
非常不會寫實用的文章 內容高達八成都是阿宗內心戲
事後篇幅還快超越正事
一點也不實用 對不起ry

酷喔 用圖片還是被抓包 科技日新月異呢(真心佩服
因為上一篇很快就不見了所以重新來一次 對不起
結果石墨文檔滿好用的嘛 喜歡

彈丸論破3捏他


※像 日狛 一樣的東西,可是靈感是因為狛苗ry


  還有什麼會比希望耀眼?

  狛枝凪斗伸出他的左手,再緊緊的握住。空氣,除此之外他什麼也沒抓到,即使如此他仍露出滿意的笑容,陶醉地重複無數次相同的動作。開、合、開、合、開……嘶嘶的機械音傳進狛枝耳裡,進到腦子後再同讚美歌的旋律混合在一起。這是左右田替他做的、「超高校級的機械師」左右田和一替他做的義肢。

  擁有超高校級的才能的大家,終於跨越了如同泥濘一般,既深沉又黏呼呼,絕對性地無法脫身,只能在不斷地下沉中尋找更深更深的地方的……絕望,他也曾浸淫那樣的混沌之中,可是他非常安心...

食髮

今天我太累了嗎還是太有精神
突然寫出來的東西


  「果然還是很奇怪啊……停下來吧日向君。」

  他嘗試從我手中掙脫,可是被壓在我身下他無法掙脫。我把手在朝他縮了點,順道舔了狛枝的耳背。耳朵後方的那塊皮膚長不出頭髮,平常近乎蒼白的膚色在髮叢中能映出相對健康的感覺。

  每次這樣做的時候狛枝總會難得的露出抗拒,他說這樣很奇怪,用另一個字來代換或許可以解釋成「異質」,被異質的他評斷為異質的行為,助長了我想這樣做的動機。


  我正在吃狛枝的頭髮。


  說吃並不完全正確,我既沒有咬下來也沒有吞下去,最多只是用嘴唇感受或以牙齒輕咬。狛枝和我用同款洗髮精,同款沐浴...

狛枝生賀2015

#1

  狛枝他點了點頭,然後目送日向出門,之後又回到房間。今天是他的假日。

  打算就這樣睡到中午,他在日向的枕頭和衣物包圍下闔上了眼。

  狛枝常認為夢才是現實,而現實是夢。他會在夢中看見曾經待過的南國島嶼,熱帶獨有的溼氣、烈日、惡意,和過去輪廓更為清晰的自己,那時的自己卻讓現在的狛枝懷念,狛枝總覺得那才是他該有的樣貌,經歷了那場旅行,他註定該走往別條路上,可惜即使他再次投注了一切,也是徒然。狛枝無數次的想抓住希望的線頭,而當他以為自己終於握住,沿著往下走,卻又是一場空。

  空虛過後,狛枝努力想維持住信念的形狀,但當他一次次拼著無法湊合的碎片時,日向正好給了他欠缺的半個支柱。...

©想辜 | Powered by LOFTER